大概60多年前,外蒙古还在中国的版图之内。但是,对于当时的统治者来说,它实在是一个很让人操心的孩子。ppv历史春秋网

其实,内蒙古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不过,在当时的内蒙古还是被瓜分出去了的,因为当时政府的无能,其实,当时的内蒙古非常想回到中国的怀抱,但是,当时因为政府的无作为导致内蒙古去了俄国,不过,在后来内蒙古还是重新回到了中国的怀抱,有很多的人在问内蒙古是到底怎么被分出去的呢?其实,当时的内蒙古是被称作是骑在马背上的国家,风吹草低见牛羊,非常的美丽。具体的也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外蒙古的分离事实始于辛亥革命,之所以能渐成气候,是由于身后有一个乘人之危的苏俄。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外蒙与中国几度离合,与中国的强弱有关,而它最终离中国而去,许多人都认为,是蒋中正的错。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46年1月,当国民政府被迫承认外蒙独立时,对于国人而言,这个流传着苍狼白鹿优美传说的广袤土地,彻底成了异域他国。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凿凿条约已难更改,但心中的淤结依然难以梳理,所以,不断有人为外蒙的回归而努力,但最终的结果都只是苍凉悲想。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如今,那一片辽阔的土地不再属于中国,它的出走也并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得明白,我们在这里追述的,只是其中的几个片段,希望能为人们提供关于这片神秘土地的一点遐思。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俄国不信佛教,衣服奇形怪状。中国一片繁荣景象,又信佛教,有用不完的财宝,绫罗稠缎,依靠他们,生活一定愉快。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7世纪中叶,准葛尔部的葛尔丹大汗率兵进攻外蒙,在武力抵抗不济的情况下,与清王朝有相同信仰的外蒙上层王公面前摆着两条路:归附俄国或归附中国。最终,他们选择了中国。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对于外蒙,清廷格外用心经营。专设库伦办事大臣,并定期举行军事演习。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好在,中间虽然小摩擦不断,但总体来说,直到辛亥革命前,外蒙古都还算比较安静。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沙俄策动外蒙独立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11年是个转折点。武昌首义成功,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国各省纷纷宣布独立,外蒙古也在其中。可是后来当宣布独立的各省开始为重新统一而开展各种政治活动的时候,外蒙古却脱离了这一进程,打算独立建国。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ppv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准确地讲,外蒙的出轨,沙俄实在功不可没。不要放过中国发生革命这个非常有利的机会来保证喀尔喀的独立发展,俄国一方面策动外蒙上层贵族和僧侣,一方面向外蒙提供大量武器,15000只步枪、750万发子弹和15000把军刀很快就运到库伦,交给正准备行动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俄国还在俄蒙边境集中了近15万俄军,扬言遇有必要,在旬日之内,即可调动数万兵力,集结库仑。12月初,清廷驻库仑办事大臣的衙门被包围,三天后,办事大臣被30名哥萨克兵请出了边境。大蒙古国成立了。

清朝康熙年间,外蒙古主动要求归附中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然而,由于中国在治理外蒙古政策上的一错再错,导致外蒙古疏离中国,转而投向俄国。在清朝土崩瓦解、民国军阀混战、日本侵略中国之际,沙俄以及后来的苏联趁火打劫,多次策动、扶植外蒙古独立,使中国最终失去这片156万平方公里的广袤领土。

1/10 123456下一页尾页

世界上第二大内陆国蒙古,被誉为「骑在马背上的国家」,它北接俄罗斯,其余三面与中国为邻。这片156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地域,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称外蒙古,清朝时期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外蒙古在20世纪初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独立运动后从中国分离出去,成为苏联的卫星国。

在外蒙古脱离中国的过程中,沙俄以及后来的苏联固然扮演了趁火打劫、巧取豪夺的角色。然而,清朝与随后的北洋政府对外蒙古的政策一错再错,最终导致人心思变,苏联轻易将其网罗至羽翼之下。这段历史鲜为人知。

清廷封禁蒙古

清朝统治者满人与居住于中国和蒙古国之间、世界最北的戈壁沙漠以南的蒙古有着深刻渊源,满蒙互结姻亲,共同逐鹿中原。在满清建国后,这些蒙古人隶属于蒙古八旗之下,成为清朝统治者的一部分。随着对漠南蒙古的征服,清廷对反叛过的土默特部、察哈尔部直接统辖,称「内属蒙古」。其余各部为「外藩蒙古」,以盟旗制管理,设札萨克,后演化为内蒙古。

在漠南并入清朝后,漠北蒙古喀尔喀部虽然面对俄罗斯与清朝的双线军事压力以及渗透,但他们依然游离清朝与俄罗斯之外,并没有简单依附某一方。究竟倾向哪一方,不仅取决蒙古诸王公自身利益的考量,也往往取决于中俄双方力量对比、取决于中蒙双方对蒙政策的具体情势。

这种局面在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兴起后发生改变。康熙二十七年,准噶尔噶尔丹博硕克图汗出兵占领喀尔喀,喀尔喀各部贵族开会讨论出路。他们请外蒙古藏传佛教最大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做决断。哲布尊丹巴说:「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异言异服,殊非久安之计,莫若全部内徙投诚大皇帝,可邀万年之福。」外蒙古从此归附中国。

清咸丰八年,清政府黑龙江将军奕山与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在瑷瑷(今黑龙江省黑河市南)签订中俄《瑷珲签约》,俄国割去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

喀尔喀部非常看重自己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以此决定投向中俄哪方。清朝统治者亦明白「蒙古唯信喇嘛,一切不顾」,对历世哲布尊丹巴优礼有加,一切以藏传佛教格鲁派领袖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礼遇待之。乾隆帝曾说:「中外黄教总司以此二人,各部蒙古一心归之。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清廷大力扶持黄教,在蒙古各地建立寺庙,免除僧众的赋税、徭役和兵役,对于地位较高的喇嘛还赐给牧地和赏赉。同时,清廷准许蒙人一切习俗保持不变,引发内地民愤的「剃发令」也不在蒙古推行。

为防止漠北诸部割据,清廷用爵位、联姻拉拢蒙古王公的同时,在库伦设置大臣定期举行军事演习。还将「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盟旗制度扩展到新收服的各部,同样设置札萨克,后被称为外札萨克,演化为外蒙古。

鉴于蒙古强大的战斗力,有清一代,统治者对强悍的蒙古一直持防备心理。在清廷的精心设计下,蒙古王公虽被赋予地方管辖权及尊贵爵号,然而各旗牧地有严格限制,使其实际上难以扩展势力。

随着清朝统治的稳固,统治者开始封禁蒙古。学界一般认为,个中原因是清朝统治者害怕汉民到蒙地,与蒙人合流推翻其统治。

乾隆十四年,乾隆帝谕示蒙古王公:「蒙古旧俗,择水草地游牧,以孳牲畜,非若内地民人,依赖种地。」「特派大臣,将蒙古典民人地亩查明,分别年限赎回,徐令民人归赴原处,盖怜惜蒙古使复旧业。」后来进一步禁止内地民人进入蒙古地区,「不准多垦一亩,增居一户」。而对蒙古人,清廷不允许他们接触任何汉族文化。蒙古王公、台吉等,不准延请内地书吏学习汉文或充书吏,违者治罪。在处理蒙古事务准则《蒙古则例》中制定了隔离蒙汉民族接触的「边禁」政策。禁止汉人越过长城到蒙古地区,更禁止蒙古人到内地。对「有私行来内地者,查出即行发还;蒙古买内地民人出边者,永行禁止」。

由于蒙古地区历史上形成的游牧经济非常单一和脆弱,与内地经济有高度的互补性和依赖性,在满清长达两百多年的统治中无法割断蒙古与内地汉民的交流。汉人还是源源不断进入内蒙,最主要的统治思想儒学也不可避免地在内蒙传播,如清末时,土默特旗(今内蒙古自治区中部)的蒙民已经完全汉化。

在内蒙逐渐得到开发的同时,外蒙人仍被禁锢在各自盟旗中,失去了迁徙能力又无法得到人口补充,对天灾的抵抗力也降到历史最低点,经济处于停滞或倒退的境地。生活困苦的蒙古男性多选择投身喇嘛教以换取精神的慰藉与生存的空间。卢明辉《清代蒙古史》一书的资料显示,清代后期外蒙的喇嘛多达男性总数的44%,各地喇嘛人数最多时几乎占蒙古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就在外蒙归附中国时,中国已经开始面临沙皇俄国这个北方强邻的入侵,中俄之间发生多次外交和军事上的冲突。清朝统治者只想要一个安稳的防护缓冲带,而非一个人民富足的蒙古。他们不在意外蒙在文化和经济上与内地没有紧密联系,也不关心外蒙缺乏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在闭关锁国、国人未睁眼看世界时,这样并无大碍。然而,政治优于经济、稳定压倒一切,不仅造成蒙古积贫积弱,还无法形成蒙古对国家的向心力。清史学者赵阳在《清代蒙古封禁政策研究》一文批评,清廷封禁蒙古的政策是「利在当代,弊归千秋」。

蒙古人心向背

沙皇俄国对外蒙古的野心并非一朝一夕,自彼得一世以来以侵略主义闻名于世,对中国侵略尤为飢渴。就地理位置来看,外蒙地区亦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由西伯利亚的地势看,沙俄已经得到开发的富庶之地、工商业中心都在靠近外蒙古的狭长地带,也是西伯利亚大铁路东西贯穿的地区。从库伦、恰克图到贝加尔湖,地形向北倾斜,外蒙古居高临下,虎视眈眈。这也是从沙俄到苏联,俄国人处心积虑要把外蒙古从中国领土分裂出去的重要原因。

自雍正朝起,俄国人不断试探清政府,至咸丰朝沙俄以中俄《天津条约》、《陆路通商章程》打开了侵略中国的大门;开始通过设立学校与经商中心不断渗透外蒙古,以赠送大量礼品笼络王公以及活佛,设立领事馆等培植亲俄势力。

光绪二十六年,沙俄企图趁义和团运动之乱将蒙古吞并。7月,沙皇政府以「库伦地方,续来之人甚生,情形可疑」为借口,派哥萨克兵进驻库伦。日俄战争后,沙俄为了取得对日失败的补偿,对蒙古的经营更为积极。但深恐侵吞蒙古会引起其他帝国的干预,沙俄在蒙古只有少量驻军,对于采取直接的军事侵占极为谨慎。

台湾著名蒙古近代史专家李毓澍认为,沙俄挑唆不是外蒙古独立的直接原因。事实上,清廷与蒙古的蜜月期走到尽头,恰恰是因清王朝的不当政策造成了离心离德。

库伦办事大臣三多。宣统三年外蒙古宣布独立,三多被哲布尊丹巴政权驱逐返京。

鸦片战争后,列强入侵中国,清朝内忧外患日甚一日,许多边远地区都成为列强的势力范围。蒙古地区的局势也愈加混乱、复杂,日、俄等国的势力逐渐深入其中。清廷已经认识到封禁蒙古带来边疆空虚、有边无防的尴尬局面,准备废除封禁制度,使蒙古与内地成为一体,以消除俄国侵略势力的威胁。

清廷在对抗俄国时并没有考虑藉助外蒙人的意愿。自外蒙归附之初,清朝统治者就将他们视为不稳定的因素。在长期统治中国的过程中,清朝统治者已完全接受明朝所遗留的「华夷之辨」,以正统自居,一直被封禁、不许汉化的外蒙被他们视为「夷」。清朝统治者非但不联合外蒙王公,反而渐收回从前赋予他们的特权,停止大多数王公、台吉的俸禄,也不提高他们的爵位。库伦办事大臣和乌里雅苏台将军最初由蒙古人担任,后来蒙满相间,最后专由满人或蒙古八旗充任。他们由专办夷务、边卡、军事而变为监视蒙古,干预盟旗行政的官吏,其中尤以库伦办事大臣为最。

清廷不断缚紧管理蒙古的绳索,在蒙古人来看,「蒙人治蒙」渐渐变成「异族统治」。正如曾经担任国民政府蒙古族立法委员的蒙学专家札奇斯钦所言,清廷只是增加对外蒙的监视和怀疑,对俄人却处处让步,不能不有所痛心。

在王公等蒙古贵族心生不满之时,沙俄的态度让他们发生转变。俄国人一方面表示极为尊重他们所信奉的喇嘛教,一方面尽量和外蒙官民公平交易,显示出保护的姿态。日本东亚史学家矢野仁一通过一个事件讲述了外蒙王公是如何转向的。

光绪二十三年,俄国商人柯乐德在北京以个人契约的方式,取得蒙古金矿的开采权。光绪二十六年,柯乐德在离库伦三百华里之地开始采掘,却被喀尔喀四部之首的土谢图汗禁止。库伦办事大臣连顺既不能否认北京许可的契约,也无法迫使土谢图汗让步,结果竟让土谢图汗与沙俄驻库伦领事施什玛勒夫(Chichmarieff)自行商洽办理。施什玛勒夫为了调节蒙古王公的不满情绪,以「赔偿」为名,当场拿出10万卢布贿赂。随后,施什玛勒夫出席土谢图汗召开的王公贵族全体会议,声称满清要在经济上、政治上「灭亡蒙古」,俄国「希望把蒙古王公从这种难堪的状态中挽救出来」,只有「通过俄蒙贸易和金矿开采」,才能「增进蒙古的国王、人民和王公的繁荣」。宣称尊重蒙人的沙俄与无法保障蒙人利益的清廷形成鲜明对比,一场为反俄召开的会议变成亲俄的转折点。

清末新政之殇

清朝统治者对外蒙局势甚是关切却反应迟缓,直至光绪三十一年末才有所动作,特派肃亲王善耆巡视考察内蒙古东部地区,以推行新政。

善耆巡视三个月后,全盘分析了蒙古的优劣之势,提出开垦、采矿、专养马匹、开办牛羊毛革加工厂、修筑铁路、兴办教育以及治盗等八项措施,以带动蒙古社会、经济的发展,增加财政收入。不过善耆也意识到,举办新政处处皆需巨款,故「应一面集资,一面开办,俟一事赢余再谋二事,回环迭进,以必济为期。始事纵有诸艰,持久自能就绪,通力合作,务竟全功」。

光绪三十二年,清廷改理藩院为理藩部,对蒙古全面调研后,由清官员三多接任库伦办事大臣,于宣统二年开始新政。

宣统三年十月十日,湖北革命党人发动武昌起义。湖南、陜西、江西等省相继响应,形成全国规模的辛亥革命,逐步使清朝走向灭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