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报复今年夏天出卖10名俄罗斯驻美间谍的情报机关叛徒,俄总理普京近日发出境外追杀威胁,暗示俄特工部门将在境外追捕并消灭出卖国家机密的人。俄罗斯间谍网11月19日报道称,清除境外的叛逃分子一直是苏联和俄罗斯情报机关的一项重要任务,而一提到情报机关,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和红军总参情报总局。最近,亲身经历过锄奸行动的原格鲁乌特工伊万肖洛科夫讲述了自己当年的经历。EMp历史春秋网

清除境外的叛逃分子一直是苏联和俄罗斯情报机关的一项重要任务,而一提到情报机关,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最近,亲身经历过“锄奸”行动的原格鲁乌特工伊万·肖洛科夫讲述了自己当年的经历。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夫妻搭档执行任务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我起初是开歼击机的,卫国战争期间,由于作战英勇,我荣获过红星勋章和二级卫国战争勋章。可是在一次空战中,我负了重伤,再也不能重返天空了。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个长年活动在敌后的谍报员,伤愈后,我改行继承了他的衣钵。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格鲁乌所属的高等侦察学校学习两年之后,由于编制调整,我们学校的一部分被编人苏联红军科学院,另一部分被编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在此期间,我学会了作为一个谍报员必须掌握的知识和技能,为我以后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45年毕业后,我和妻子被派往国外执行任务,我的代号叫Q。我的妻子娜佳于1942年毕业于外语学院,她精通法语和罗马尼亚语。在侦察学校接受两个月的急训后,她就随我一同出国了。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我和娜佳总是以一对情侣的方式执行任务,和我们一样,还有4对年轻的谍报员同时被派到同一个国家。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处决那些叛国者。这项任务非常艰巨,也非常危险。一年之后,5对执行这项任务的谍报员只剩下我们一对了。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通常,我们与叛国者见面的地点选在水库边或较深的水塘边,目的是为了迅速地毁尸灭迹。娜佳在包里放一把雷暴式无声手枪。当叛国者来到后,娜佳从包里拿出一卷类似文件的东西,交给对方。当对方接过文件,刚一翻阅,娜佳就从包里向他射击。为了保险起见,我会在叛国者的尸体上捆好两块石头,将他沉入水中。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以前的工作中我就非常反对教条主义,参加谍报工作以后,我更是对教条主义恨之人骨。那些对谍报知识一知半解的官老爷们,总是制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工作方法和行动路线,要求我们必须去执行,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和娜佳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因为我们从未按照他们指定的方式去执行任务。尽管我们小心再小心,还是经历过许多惊险时刻。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M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经历惊险一刻

夫妻搭档执行任务

1/3 123下一页尾页

我起初是开歼击机的,卫国战争期间,由于作战英勇,我荣获过红星勋章和二级卫国战争勋章。可是在一次空战中,我负了重伤,再也不能重返天空了。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个长年活动在敌后的谍报员,伤愈后,我改行继承了他的衣钵。

在格鲁乌所属的高等侦察学校学习两年之后,由于编制调整,我们学校的一部分被编人苏联红军科学院,另一部分被编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在此期间,我学会了作为一个谍报员必须掌握的知识和技能,为我以后的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45年毕业后,我和妻子被派往国外执行任务,我的代号叫Q。我的妻子娜佳于1942年毕业于外语学院,她精通法语和罗马尼亚语。在侦察学校接受两个月的急训后,她就随我一同出国了。

我和娜佳总是以一对情侣的方式执行任务,和我们一样,还有4对年轻的谍报员同时被派到同一个国家。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处决那些叛国者。这项任务非常艰巨,也非常危险。一年之后,5对执行这项任务的谍报员只剩下我们一对了。

通常,我们与叛国者见面的地点选在水库边或较深的水塘边,目的是为了迅速地毁尸灭迹。娜佳在包里放一把“雷暴”式无声手枪。当叛国者来到后,娜佳从包里拿出一卷类似文件的东西,交给对方。当对方接过文件,刚一翻阅,娜佳就从包里向他射击。为了保险起见,我会在叛国者的尸体上捆好两块石头,将他沉入水中。

在以前的工作中我就非常反对教条主义,参加谍报工作以后,我更是对教条主义恨之人骨。那些对谍报知识一知半解的官老爷们,总是制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工作方法和行动路线,要求我们必须去执行,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和娜佳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因为我们从未按照他们指定的方式去执行任务。尽管我们小心再小心,还是经历过许多惊险时刻。

经历惊险一刻

每个谍报员都知道,选择一个好的接头地点非常重要,在接头地点必须有两条以上的通道,一旦发生危险,可以迅速逃离现场。不过有一次与招募间谍接头时,我险些为此送了命。

当时,苏联领袖斯大林和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产生了严重分歧。铁托对曾经到苏联学习过的南斯拉夫军人非常小心,不但不给予重用,还处处打压。因此,我们很容易地招募了许多南斯拉夫间谍为我们提供情报。这次我要见的人还是我在侦察学校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