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肃(公元172年217年),字子敬,临淮东城(今安徽定远东南)人,出身大地主。
家中富裕,却好施与。汉末天下大乱,鲁肃不治家事,却学击剑骑射,结交豪杰。并卖掉田产,大散财货,赈济穷人,深得乡邻的欢心。招聚一些年轻人,给他们衣食,往来山中射猎,偷偷组织队伍,讲武习兵。当时,周瑜驻军居巢(今安徽巢县),有一次率数百人路过鲁肃家,要求他资助军粮。鲁肃家有两个大仓库,每个仓里屯米三千斛。他指着其中一个大仓库,全部送给周瑜。周瑜深知他是个奇才,二人遂成为好友。周瑜后来向孙权推荐鲁肃说:肃才宜佐时,当广求其比,以成功业,不可令去也。
鲁肃是孙权领导集团中仅次于周瑜的重要谋臣,体貌魁梧雄壮,少有大志,好为奇计。孙权和陆逊在一起评论鲁肃时说,周公瑾把鲁子敬推荐给我,与我交谈天下大事,纵论建立帝王之业的战略,真是一件快事。当曹操率数十万大军向我进攻时,唯独鲁肃力排众议,提出联刘抗曹战略。鲁肃的计谋策略,比昔日的张仪苏秦更胜一筹。《三国志》评论鲁肃的谋略建树时,说他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
孙权与鲁肃会见,二人谈得很投机。孙权宾客退去,鲁肃也告辞。而孙权却单独把鲁肃叫回来,与之秘密商议建立帝业的大事,他说:如今汉朝政权衰微,四方混战,我继承父兄余业,很想像春秋战国时齐桓公、晋文公那样建立霸业,君既惠顾,该怎样辅佐我呢?鲁肃回答说:从前汉高祖刘邦本想拥立义帝,但没有实现,原因是项羽反对。现在的曹操,就像从前的项羽。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效法齐桓公晋文公成为霸主呢?依我之见,汉王朝是不可能复兴了,而曹操也不可能一下子被打败。为您谋划,自己也无什么可忧虑的,为什么?因曹操在北方无暇南顾。我们则可以先消灭黄祖,再进攻荆州的刘表,将长江上下据为己有,然后称帝王,图天下,建立汉高祖那样的帝业。孙权很高兴鲁肃的战略构想,更加看重鲁肃。
不久刘表病死,鲁肃进言孙权:原来刘表统治的荆、楚(今湖北、湖南两省之地)与我们相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如果占据过来,就可以成为帝业基础。如今,刘表已死,他的两个儿子素不和睦,军中诸将,也各怀异志。另外,刘备本是天下枭雄,他和曹操是对头,他寄寓刘表,为刘表忌妒而不被重用。现在,如果刘备与刘表的两个儿子同心协力,上下团结,我们则应和他们结成联盟,共同抵抗曹操。如果他们内部分裂,我们又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并吞他们,以成大事。
请你派我去凭吊刘表,慰问刘表二子,并慰劳他们军中将领,同时说服刘备安抚刘表部众,和我们同心一意,共同对抗曹操。刘备肯定会接受我们的建议,则天下可定也。如果我们不快去,曹操肯定会先下手了。鲁肃这一联刘抗曹的战略构想,是建立在对当时各种政治力量深刻认识基础上的。曹操拥兵百万,实力雄厚,吴之实力确实不能与之争强。只有成鼎足之势,才能发展自己的力量,免遭曹操吞并。而后,在天下变动时,乘机图谋进取,问鼎中原,建帝王之业。因此,孙权对鲁肃的谋略很赞同,派他去荆州。
鲁肃到达夏口(今湖北汉口)时,果然曹操已领兵昼夜兼程进攻荆州,刘表次子刘琮已投降曹操。而刘备正惶惶然向南逃跑准备过江。鲁肃直接到当阳长坂(今湖北当阳境内)去会见刘备,说明孙权意图(实际是鲁肃的谋略),陈述江东仍有强大实力,劝说刘备与东吴合作,共同对抗曹操。刘备很高兴这一战略构想,随同鲁肃到了夏口,开始联吴抗曹谋略的实施。
曹操占领襄阳后,日夜兼程,又占领南郡(今湖北省江陵),并有东进之意。孙权大惊,连忙和部属商议对策。诸将都说应该欢迎曹操,实际上是要投降曹操,唯独鲁肃一言不发,孙权知道鲁肃的意思,拉着他的手说:卿欲何言?鲁肃说:刚才众人那些意见,都只能误您的大事,无法和这些人讨论大业。我鲁肃可以归降曹操,而你却不能。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鲁肃迎曹,他会让我返回故里,给我一个官职,按名分,起码也不低于从事(参谋官),乘牛车,跟随有吏卒(随从),交结士大夫,步步高升,将来可以当上州长,郡长。而您迎曹,他怎么安排你呢?希望你早下决心,不要采纳他们的建议。孙权叹息说:诸将之建议,让我非常失望。您的明智的分析,正和我的想法相同,这是上天让你来帮助我呀。由于鲁肃的谋略,才最终有孙刘联军的赤壁大胜,确立了三国鼎立之势。
赤壁之战,实际上是曹、刘、孙争夺战略要地荆州的战争。赤壁之战后,曹操被迫撤出江陵。公元210年,刘备为了立足以图发展,亲自到京口见孙权,请求都督荆州并借荆州南郡。在是否借荆州的问题上,鲁肃的谋略更比他人高明。周瑜极力反对,他说:
刘备是个枭雄,而且有关羽、张飞等熊虎之将辅佐,必然不会长久甘为他人所用。应当将他软禁起来,为他大筑宫室,用美女消磨他的意志,把他同关羽、张飞分隔开来。然后挟制他,攻占他的地方,大事可成。如果现在再把土地借给他,使他们聚在一起,就好比蛟龙得云雨,终究不会困于水池之中。吕范等人也劝孙权扣留刘备。只有鲁肃主张把荆州借给刘备,说:曹操力最强大,是一个劲敌。目前我们刚占领荆州,恩信未洽,民心不一。把荆州借给刘备,使他安抚民心,又给曹操多树一个敌,使他在荆州为我们抵挡曹操,这是上策。孙权采纳了鲁肃建议。曹操听说孙权借荆州给刘备的消息时,正在执笔书写文件,惊得半晌无言,手中的笔也掉在地上。可见,借荆州给刘备,既可分散曹操兵力,又可继续联合刘备抗拒曹操,在战略上,对曹是极大的不利。
任何谋略,都是为了一定的目的、一定的利益服务。鲁肃在辅佐孙权的过程中,其基本的战略是造成鼎足之势,稳住阵脚,观天下之变,待机发展。赤壁战后,鲁肃之所以力主借荆州给刘备,出发点仍然是为了造成大三角格局的总战略,借刘备之力,分曹操之势,使孙权立于不败之地。这个战略构想成为孙权终于在公元229年登上皇帝宝座的指导性长久性谋略。
鲁肃于建安22年去世,享年46岁。《吴书》说:鲁肃为人严谨,生活节俭;治军有方,令行禁止,虽在军中,手不释卷;又善谈论,思路开阔,有过人之明。东吴将领中,除周瑜之外,没人超过他。他一直坚持三分天下的战略谋划,并促成三国鼎立局面的形成。

问:三国时期的鲁肃果真是一个宽厚无能、头脑简单的老好人吗?你怎么看?

图片 1

《三国演义》明显地“扬刘抑曹”,东吴更是沦为配角了。私以为蜀吴两国中,蜀就是一个流窜到四川的军阀,无政治资本无群众基础无战略纵深无人才供应,迟早要完。吴国从国力基础,人才供应上还能与魏国一拼。周瑜之后,鲁肃、陆逊、吕蒙等,哪个不是能文能武的将帅全才。

至于鲁肃是不是软蛋,先不说他早年间的各种散财结交、分析天下的一些事迹,看一段正史《三国志》的描述吧:(ps:这段话的背景是,赤壁之战,曹操大军来犯,东吴众臣劝孙权降曹。)

“…而肃独不言。权起更衣,肃追于宇下,权知其意,执肃手曰:“卿欲何言?”肃对曰:“向察众人之议,专欲误将军,不足与图大事。今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肃迎操,操当以肃还付乡党。品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乘犊车、从吏卒、交游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迎操,欲安所归?愿早定大计,莫用众人之议也。”

怎么样,我估计孙权听完这话,得狠拍一下大腿:“诸位,抬刀备马,咱们跟姓曹的拼了,与我打下一个大大的吴国!!”

鲁肃是一位目光长远、有雄才大略的统帅。赤壁大战前夕,众人都主张降曹,就在孙权本人也举棋不定的关健时刻,是他通彻地分析形势,并首先明确地向孙权提出了联刘拒曹的战略方针。鲁肃一生的最大功绩是倡导、促成并终生不移地竭力维护孙刘联盟,使三足鼎立之势能够形成。赤壁之战,孙刘两家以弱胜强,最终打败曹操,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鲁肃和诸葛亮的精心谋划。赤壁之战后,曹操的实力仍然比孙权、刘备强大,鲁肃对此非常清楚。他认为,无论是东吴孙权还是占据荆州的刘备,都不足以和曹操抗衡,只有走联合抗曹的战略,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他终生不渝地坚持这一战略方针,并为之竭尽全力。鲁肃同时还是一个胸襟广阔举贤任能处处以国家利益为重的社谡老臣。周瑜临死之前,特意写信给孙权,推荐鲁肃继任大都督,鲁肃却力荐庞统。鲁肃不为高官厚禄所动,却能主动让贤,推举一个在各方面都超过自己的人代替自己,为了东吴的大利而不顾一已私利、小利。这种为国为家的气度和胸襟着实令人钦佩。不仅如此,鲁肃在孙权不能任用庞统之时,还能将其举荐给刘备,足可见其胸襟之宽广,对人才之珍惜。

鲁肃,字子敬,精通箭术,文武全才。与孙权相见,明确提出了与曹操、袁绍三分天下的想法。孙权非常敬重鲁肃,与他日夜交谈。208年,曹操南下,东吴分为主战主和两派。鲁肃立主一战,并主动前往江夏请诸葛亮过江,使孙权看到了刘备联吴抗曹的决心。赤壁之战中,鲁肃以武将身份出战,总领三军,立下了很大的功劳。赤壁之战后,鲁肃立主将荆州借给刘备,这一招使得曹操正在写字的笔吓得掉到了地上。210年,周瑜病逝,临死前向孙权推荐鲁肃继任都督。鲁肃任都督后不久,刘备取西川成功,于是鲁肃开始和关羽就荆州问题展开了斗争。刘备大军杀至公安,孙权也主张让吕蒙迎敌。鲁肃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与关羽谈判,要求以湘水为界,归还三郡。这就是著名的单刀会。这件事的真正英雄并非关羽,而是鲁肃。在单刀会上,鲁肃义正言辞,蜀方无言以对,只得割让三郡。217年,鲁肃病逝,年仅46岁。有著名的《塌上策》留世。总之,鲁肃是国家栋梁之材,有勇有谋,能屈能伸,是三国时代的风云人物。

三国期间,鲁肃的智谋远高于诸葛亮,只是三国演义夸大、美化了诸葛亮,贬低了鲁肃,使世人多赞诸葛孔明。

首先,孙刘联盟的倡导者是鲁肃。刘琮不战而降,使得曹操快速得到荆州,刘备失去立身之地的新野,逃往南方的投奔苍梧太守吴巨。鲁肃劝下刘备驻守夏口,孙刘开始联合。

夺下荆州曹操立刻挥兵直指江东东吴,一时间东吴上下一片恐慌,庭议之时几乎所有庭议者均劝孙权降曹,使孙权多有不快。只有鲁肃劝孙权抵抗,并让孙权召回在外驻守武将共同商议抗曹。在武将们的支持下,孙权坚定了抗曹决心,以武力拒曹,这才有了赤壁之战。

最体现鲁肃战略谋略的就是所谓世人所讲的“借荆州”了。赤壁之战后,曹操只占有荆州七郡中的南阳郡和南郡大部,而刘备借刘琦之名,在东吴与曹操作战事强占了荆州南长沙郡、零陵郡、桂阳郡、武陵郡四郡之地。赤壁之战后,周瑜又与曹仁苦战一年夺下南郡曹操所占之地。东吴占据南郡立马显出东吴战略窘境。南郡北面是曹仁驻守襄阳,南面是刘备的荆州四郡,使自己腹背受敌,南郡又隔离开刘备与曹操的直接接触。孙刘联合抗曹因南郡之隔,使刘备脱身抗曹前线,并成为南郡未来之患。将南郡借给刘备,使刘备走上抗曹前线,减轻东吴北方压力。并将难守的南郡丢给刘备。南郡是荆州核心,刘备得南郡自然欢喜。这样即可甩掉南郡的战略包袱,又可加强孙刘联盟。力主借南郡与刘备的就是鲁肃。有此谋略可见鲁肃智谋非同一般。

南郡难守是因为南郡主要是江汉平原,而曹操占据的南阳郡在南阳平原上,江汉平原与南阳平原的门户是在襄阳,而襄阳由曹仁驻守。而曹操伐吴必经江汉平原而东伐东吴,借荆州,又让刘备干了一次给人守门的的事。

赤壁之战后,鲁肃来往与蜀吴之间,极尽之能维系孙刘联盟,使曹操不敢南伐,保全东吴和蜀汉。鲁肃一死,东吴再无谋略之人。趁荆州之危夺取荆州算是东吴以小失大的战略失算。

虽得荆州,不但破坏了孙刘联盟共同抗曹的平衡局势,东吴又多了一个死敌。为保东吴,孙权不得不向曹操称臣。能在赤壁之战前,一家独战曹操勇气的孙权,面对蜀汉的报复,孙权不得不向曹操低头。以荆州战术之利,破坏三国鼎立基础的孙刘联盟,这就是东吴最大的战略失误。

以荆州之地,破坏孙刘联盟,与鲁肃的以南郡之地以全孙刘联盟,战略谋略自是不同。

完全不是,历史上的鲁肃十分厉害。他与周瑜幼年相交,将家里的一囤米送给了周瑜;他是孙权的心腹,在曹操大军南下,孙权举棋不定的时候掷地有声,让孙权决心抗曹;他是孙刘联盟的绝对缔造者,让曹操无利可乘。还有历史上鲁肃和庞统的故事:在曹操接收荆州的时候,庞统选择了来到东吴投靠孙权。但庞统为人桀骜不驯,惹的孙权不快,坚决不予以重用,便无缘江东仕途。但这个时候鲁肃将庞统推荐给刘备,但庞统既然能惹孙权不喜,也难免让刘备不快。最初刘备授予他耒阳县令,结果庞统置酒高卧不理事务,搞得政务一团糟,没几天就被罢官了。这个时候诸葛亮又和鲁肃多番解劝,刘备才又耐着性子召见了一次,但这一次刘备看中了。庞统虽为人傲慢,不屑为政之道,却深谙用兵之道,帝王之术。于是刘备立马提他为军事中郎将,与诸葛亮平起平坐。在外人看来鲁肃这是帮刘备,但这恰恰体现了鲁肃的深谋远虑。赤壁之战后孙权仅仅得到了一座江陵城和半个南郡,反而刘备收了长沙等四郡,成了赤壁之战的绝对受益者。但曹操巨大的军事压力依然还在,孙刘只能联合不能翻脸。鲁肃清楚地意识到还不具备北上挑战曹操的实力,而对于荆州,刘备曾在刘表手下任职七年,而江东因黄祖和荆州为仇几十年,对于荆州人,他们也更愿意接受刘备,所以荆州也争不过人家,还让刘备堵死了西进之路。鲁肃便用一系列亲近的条件和联姻的方式和刘备换取西进夺蜀。虽然最后肉包子打狗地盘有去无回,刘备也假惺惺地自称与刘璋是汉室宗亲,“汝若取蜀,吾当披发入山,不失信与天下也”,但这也让刘备陷入了无比孤立的局面。倘若无张松献图,刘备最后还是只能向孙权妥协。在我看来鲁肃是江东的谋主,他更懂得如何用时间和道义解决问题,也不让曹操有任何机会可得。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江东的几任都督都死得太早,历史没有给他们太多表演时间。

大家可能对于鲁肃的认识仅仅限于三国演义,在演义中鲁肃的形象比较忠厚老实,但并不是头脑简单的老好人;其实不论在演义中还是在正史中鲁肃都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甚至在周瑜死后撑起了东吴的半边天。

鲁肃,字子敬,幼年丧父,由祖母抚养长大。他性格豪爽,仗义疏财、好读书、爱骑射,深得乡人的敬慕。

建安五年,鲁肃投奔孙权,并提出了鼎足江东的战略规划,从此以后深得孙权的赏识。建安十三年,曹操统率大军南下,孙权部下大多主降,鲁肃跟周瑜力排众议,坚定主战;并且撮合孙刘联盟,并协助诸葛亮谋划了赤壁之战;奠定了孙刘曹三分天下的态势。建安十五年,周瑜去世,孙权令鲁肃接手了周瑜的职务,鲁肃治军非常严明,军队战斗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因政治军事需求,鲁肃又被任命为偏将军;又跟随孙权攻破皖城,鲁肃被授横江将军,守陆口;后来东吴夺取荆州三郡,鲁肃率兵抵御关羽,关羽不敢相逼。

综上所述,鲁肃是有大才的人,是一名杰出的外交家、军事家、政治家、战略家,他为提出了鼎足江东的战略规划和联刘抗曹的计划,使东吴延续了国祚,并且促进了三国鼎立的局面;所以鲁肃并不是头脑简单的人。

这个说法就算是放在《三国演义》里,也不准确,更不用说正史里的鲁肃了。演义里的鲁肃,只是表现出“柔和宽厚”的一面,何来的“头脑简单,无能”呢?其实这更是体现出鲁肃为了“孙刘联盟”,顾大局识大体的一面,这样的人,才是成大事之人。鲁肃也并非毫无原则性,只会对刘备集团一味的友好和容忍的“愚人”。因为在正史上,鲁肃的性格不仅是“柔和”,他还有“刚毅”的一面,足以颠覆小说中对鲁肃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