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2日下午,科技考古专题学术讲座在我所三楼会议室举办。本次讲座特别邀请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袁靖教授、沈岳明教授、郑建明教授、文少卿博士担任主讲嘉宾,四位专家分别结合各自研究领域作学术报告。讲座由西夏研究室主任马晓玲主持。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宁夏博物馆、宁夏岩画研究中心、宁夏文物保护中心等文博单位30余名专业技术人员参加讲座。

2016年11月28日—12月1日,中国古陶瓷学会2016年年会暨印纹硬陶学术研讨会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举行。国内来自于故宫博物院、中国科学院大学和台湾、香港及其它省市区的考古所、博物馆、高校等数十家国内外文博科研机构,国外来自于新加坡等国家的近16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
学者们参观了萧山博物馆举办的《陶瓷之间–印纹硬陶与早期青瓷特展》展览,考察了茅湾里窑址群。围绕各地印纹硬陶与原始瓷的烧造及出土情况、陶与瓷的概念、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关系、印纹硬陶与原始瓷的起源、中国早期青瓷的发展史等问题进行研讨。共有20位专家做学术发言,收集论文23篇,并编辑出版了《印纹硬陶与原始瓷研究》论文集和《陶瓷之间》图录。
一、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起源与相互关系的研究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沈岳明研究员对陶与瓷的概念进行了梳理,认为西方关于瓷器的概念不适用于古代先民对“瓷器”的审美意识,仅属现代人的“瓷器”理念。原始瓷与印纹硬陶是同源的,随着陶器烧造技术的提高,特别是烧造温度的提高,出现最早的原始瓷与印纹硬陶,在此基础上两者逐渐分化并沿着自已的轨迹分别发展。浙江地区许多窑址中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合烧的现象,进一步证明了两者之间的亲缘关系。
施加农先生也认为印纹硬陶与原始瓷从诞生到消亡的数千年里,始终相伴,两者一并成为成熟青瓷的鼻祖,对中国瓷器的产生与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郑建明研究员结合先秦时期东南沿海,尤其是以环太湖地区为核心的文化面貌,提出了与中原地区青铜文明相对应的青瓷文明,并介绍了青瓷文明的分布区域和三大要素。认为原始瓷与印纹硬陶构成了以环太湖为中心的东南地区先秦时期的文化主体,再加上土墩墓葬俗,是青瓷文明的重要内涵。并认为青瓷文明的出现是本地区社会复杂化进程的产物,同时也是江南水乡最具特征的文化符号。
二、对印纹硬陶与早期青瓷烧造材料梳理研究
冯小琦研究员结合故宫博物院近十年来进行的瓷窑址调查工作,对全国先秦时期原始瓷和印纹硬陶窑址进行了较全面的介绍,浙江是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主要产区,而在东南地区的福建、江西、广东亦均有部分烧造。近年来,福建的原始瓷窑址考古工作成果颇丰,先后发掘了武夷山的竹林坑与德化辽田尖、苦寨坑等一系列窑址,不仅出土了较多数量的原始瓷标本,而且揭露了一系列保存较为完整的龙窑炉遗迹,羊泽林认为无论是从产品还是从窑炉结构上,福建的原始瓷与浙江都存在着较大的差别,是一个新的类型。
三、对印纹硬陶与早期青瓷出土材料的梳理研究
作为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核心分布区,环太湖地区所在的浙北湖州与江苏南部地区出土的原始瓷与印纹硬陶数量多、质量高,周意群、张士轩、徐伯元分别对浙江安吉、德清、长兴和江苏的常州地区出土的原始瓷与印纹硬陶进行了介绍。
闽北光泽地区以白主段类型为代表的商周时期文化,文化内涵复杂,是诸多文化的交汇点,曹建文等人认为其印纹硬陶文化内江西吴城文化和万年文化影响很大,表明我国古代南方各个不同文化区域不是相互孤立发展的,而是相互影响、保留本区域特色的同时吸取其他先进的文化、求同存异,共同发展。闽南地区是浮滨文化的重要分布区,彭维斌通过对虎林山墓地出土印纹硬陶的梳理,揭示了闽南地区硬印纹陶的兴衰过程。
何安益与李炳炎认为两广地区史前文化时期可分成多个自成体系的文化系统,具有浓重的地域特征,而进入了相当于中原地区的夏商周时期,这种区域性差别逐渐消失,表现在陶器上,是逐渐融入到了统一的几何形印纹硬陶文化体系中。但李岩等人认为,直至汉代的南越国时期,从全国范围来看,这一地区的的印纹硬陶仍具有相当的区域特征和完整的发展序列。
东南地区是原始瓷与印纹硬陶的主要产地与使用地。但作为政治中心的中原的地区,出土的原始瓷与印纹硬陶数量虽然不多,但质量精、档次高,作为姬姓的重要封国,湖北叶家山曾国西周早期墓地出土了71件原始瓷器,这批原始瓷器型大、装饰美、质量精,是近年来早期青瓷最重要的考古收获之一。蔡路武等人通过对器型、器物组合、胎釉特征、装饰纹样和制作工艺等方面的研究,认为应该它们是重要的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物,其产地当来自于浙江。
此外,周建忠对德清原始瓷窑址出土的原始瓷镇、毛波对吴越地区出土的印纹硬陶尊、陈锐对原始瓷豆等器物进行了专题研究。这些器物都是原始瓷与印纹硬陶中极具特色的文化遗物,是东南地区最重要的文化因素之一。
四、理化测试研究
理化测试,是古陶瓷研究的重要手段,尤其在探索瓷器起源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关于陶与瓷的概念、瓷器的发展阶段,均需要借助理化测试来进行定量的精确分析。王昌燧先生认为400-600℃是陶化过程,600℃以上是陶器,在古代400℃以上,具有陶器的功能,亦可称为陶器。瓷器必须具备以下条件,胎必须是瓷土或高岭土,施高温釉,烧成温度1100℃以上。根据这个概念,中国的起源可以提前1900年。原始瓷产地经过测试,应该是多源的,北方出土的原始瓷,不能排除是北方生产的可能性。
李大鸣挑选了西周、春秋、战国三个时期的印纹硬陶和软陶器物,使用维氏微硬度计测试他们的硬度并进行对比研究,认为硬陶比软陶硬度要高很多,硬陶是从软陶发展而来的。
鲁晓珂通过对南方广富林遗址与北方二里头遗址出土陶器、原始瓷的测试分析,主为印纹硬陶和原始瓷与陶器胎的主要区别在于熔剂含量的明显减少,使前者甬钟承受更高的烧制温度,为瓷器的出现提供了物质的基础,同时南方地区从陶器到印纹硬陶、原始瓷胎,原料的发展存在着一定的过渡性。
李合、丁银忠、崔剑峰等人对萧山出土的原始瓷、印纹硬陶,江西牛城出土的白陶进行了测试研究,均取得了纯社会学科研究所无法达到的成果,对于探索早期陶瓷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除以上四大主题之外,许多学者对原始瓷印纹硬陶的装饰工艺、审美取向、文化内涵以及定名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其中刘渤对目前印纹硬陶定名的混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应该进行科学的统一规范命名。
印纹硬陶出现于距今约4000年前后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商周时期的印纹硬陶在长江中下游和中原地区的遗址中多有发现,尤其是以浙江、江西、江苏和福建等地区较为集中,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中国古陶瓷会学2016年年会暨印纹硬陶学术讨论会”
是中国古陶瓷学会首次以印纹硬陶为主题而召开的专门会议,也是在国内出土大量早期原始瓷与印纹硬陶材料情况下召开的一次高水平学术会议,对于推动瓷器与印纹硬陶的起源及其早期发展、陶与瓷的相互关系、区域之间文化的交流与互动等问题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次会议由中国古陶瓷学会、浙江省文物局、杭州市园林文物局、萧山区人民政府主办,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萧山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萧山区博物馆执行承办。(作者单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1月13日6版)

  袁靖教授的报告陕西省凤翔县雍城血池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以田野考古工具手铲和出土遗物种类为切入点,介绍了动物考古学的概念、研究范围以及研究方法。随后简要介绍了雍城血池遗址发掘的过程和出土遗物的状况。重点以血池遗址出土动物骨骼为例,通过对马骨进行碳十四测年、碳氮稳定同位素测试、锶同位素测试以及DNA分析等动物考古学研究,对祭祀马匹的形态、生理及运动能力进行了分析,印证了历史文献关于祭祀仪轨、祭祀动物种类的记载,同时得出了文献中未明确的祭祀用马的品质一般、来源多样,说明祭祀仅具象征意义等重要推论。借此,袁教授说明了动物考古学在推动考古学研究和历史研究中的独特作用。

  沈岳明教授的陶瓷之间,从瓷器的定义出发,认为刻板的定义仅属现代人的瓷器理念,有以自然科学概念、材料学概念替代本属于人文科学范畴理论的嫌疑。他通过考察陶字演变和文献关于陶瓷的记载,指出在古人观念中,陶与瓷并非是完全对立,它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商周时期的印纹硬陶烧制技术为原始瓷器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两者之间存在亲缘关系。而原始瓷由于比陶器有着无可比拟的优点和发展前景,为我国瓷器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随后他通过对商周时期三类窑址的分析,说明了由陶到瓷的转变过程。这许多例证均说明了陶瓷同源,也说明由陶到瓷过渡时期的事实存在。原始瓷的创烧成功,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揭开了中国瓷器发展的序幕。之后它与印纹硬陶分道扬镳,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发展序列:原始瓷发展至东汉晚期形成真正的成熟青瓷,而印纹硬陶在东汉成熟青瓷出现之后开始消失,从此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