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战犯密谋本土细菌战大和民族差点成殉葬品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唯一大规模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近年来发掘的史料证明,日军不仅在中国战场上大规模使用化学细菌武器,而且在其他战场上也曾秘密使用过细菌武器。其中在1939年与苏军的诺门坎之战中,日军偷偷使用细菌武器,却造成大批日军非战斗减员,1300多名士兵死亡,堪称自食恶果。

  1945年8月28日,日本天皇宣告向盟军投降十多天后,美军在日本登陆,开始了对其本土的占领。殊不知就在几天前,一场针对他们的可怕阴谋正在悄然策划中。日本国内一部分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不甘心失败,决定对登陆的美军实施大规模细菌战,而其策划者,正是日本731部队长官、陆军中将石井四郎。2006年7月21日晚,日本东京电视台播放了一期节目,公开了细菌战犯石井四郎的日记,将这个尘封已久的恶毒计划展示于世人面前。E9W历史春秋网

日军偷偷使用细菌武器 千余人死亡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39年5月,日本为实现入侵苏联的北进计划,向位于中蒙边境海拉尔以南200公里的诺门坎地区的苏蒙联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此次战役,交战双方动用了数十万部队和飞机、坦克等先进装备,进行了一场长达4个多月激烈的交锋。

  731部队生产的细菌武器可杀死全部人类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说起731部队,可谓臭名昭著。1936年,在日本天皇的亲自授命下,日本军方成立了所谓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总部设于哈尔滨。E9W历史春秋网

战争初期,日军向诺门坎地区调集了180架飞机、90多辆坦克、13个步兵大队共1.5万兵力,向驻守诺门坎地区的蒙军骑六师发起猛攻,蒙军不敌,驻蒙古的苏军第57军当即派兵支援。随后,苏联迅速调集优势兵力兵器,在名将朱可夫的指挥下发起反击,迅速夺回被日军占领的阵地。仅5月27日至30日,苏军就歼灭日军1个骑兵联队和2个步兵大队。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短短几年时间,731部队疯狂地生产细菌武器,按其生产能力,每月可培养出300公斤鼠疫菌、600公斤炭疽热菌和1000公斤霍乱菌。据战后的估计,731部队在战争期间所生产的细菌,数量足够杀死全人类。为了弥补军事实力的不足,日军很快便将这种罪恶的武器运用到战场上。在战争期间,有数十万中国军民遭到了日军细菌武器的攻击,死伤惨重。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39年,关东军在诺门坎同苏联红军爆发战争,由于关东军在作战中屡受挫折,731部队于是奉命参战。1939年7月13日,石井四郎派出一支22人组成的敢死队,携带装有各种细菌的容器,到达位于中蒙边界的哈拉哈河,在长约1公里的河段上施放了鼻炭疽、伤寒、霍乱、鼠疫等细菌溶液22.5公斤。与此同时,日军还向苏军阵地发射了装有细菌的炮弹,致使这一地区发生了传染病疫情。为此,石井部队还受到了关东军司令的特别嘉奖。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9W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日本战败后,731部队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将分散在中国各地的细菌战设备和资料偷运回国,而后又残忍地杀戮了所有用作实验的丸太,即活人实验品,最后炸毁了全部建筑物和实验设施。不仅如此,丧心病狂的731部队竟将染有鼠疫菌的老鼠放出,使附近的大批中国居民死于鼠疫。

为挽回不利战局,日军大本营卑鄙地决定在随后的作战中秘密使用细菌武器。1939年6月初,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紧急召见关东军医务队长娓琢隆二少将、兽医处长高桥隆笃大佐、“731部队”训练部长西俊英大佐等人在关东军司令部开会,秘密商讨使用细菌武器对付苏军的相关事宜。之后,植田谦吉下达指令,命令由石井四郎中将主管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和“第100”细菌部队紧急“开赴诺门坎参战”。

1/3 123下一页尾页

7月13日,由“731部队”细菌专家和骨干22人组成“玉碎部队”,携带装有细菌的容器,秘密潜入苏军防守地区,在苏军一侧的几条河流里施放了炭疽、伤寒、霍乱、鼠疫等烈性传染病菌溶液22.5公斤。

然而,就在日军紧锣密鼓地进行细菌战准备的同时,苏军情报部门也对日军的行动有所察觉。通过苏军和共产国际远东情报组织的大量谍报工作,苏军很快掌握了日军准备在诺门坎实施细菌战的绝密情报。苏军司令部向部队下发了细菌战防护命令,部队也进行了相关的教育和防护演练。针对日军准备在河水中投放细菌战剂的计划,苏军专门从后方铺设了数条输水管线,保障部队饮水安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