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是美国最伟大的歌手之一,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3日七点,他拿下了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陪跑的人当中有博彩公司赔率榜前三的村上春树,为什么最后胜出的是他?来看鲍勃;迪伦的故事

2016年10月13日,有史以来诺贝尔文学奖第一次颁给了一位音乐家,这项奖也许让许多文学爱好者跌破眼镜,但是这些人也许没有意识到,获奖人是一位拿着吉他,挂着口琴,用沙哑声音传达思想的诗人。

鲍勃;迪伦:美国一代人的精神代言人

图片 1

查尔斯;莫里斯在他的历史着作《激情年代》一书中将60年代的美国称之为“激情十年”,而最能代表这十年的艺术家一定是鲍勃;迪伦。他与“猫王”普雷斯利、“披头士”并称为西方流行音乐的三巨头,但后两者的故事远没有他的传奇。

诺贝尔奖委员会对他的评价是:“他把诗歌的形式以及关注社会问题的思想融入到音乐当中,这一点就足以获得诺贝尔的关注。他的歌充满激情地表达了对民权、世界和平、环境保护以及其他严重的全球问题的关注。”

迪伦可以说是战后美国整整一代人 的精神代言人
。他是一个你要先理解美国社会,理解嬉皮文化,才能准确地去体会他文化价值的歌手。

图片 2

他有着很吸引人的嗓音,但他在唱片中的演唱曾遭受过很多人嘲笑;他童年过得挺幸福,可很多人以为他是孤儿,从小四处流浪;他反抗以金钱为动力的美国社会,却是这个体制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他天真、幽默、孤傲、
冷漠;他写过很多着名的反战歌曲,却讨厌政治;他是美国民歌史上最耀眼的明星,也是铁杆民歌爱好者们最恨的人。

他就是鲍勃·迪伦,身上带有各式头衔:民谣、摇滚奠基人、诗人、画家、08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获得者、近50年来音乐史上的关键角色。

迪伦1941年5月出生于一个美国犹太家庭,
5岁时搬到位于北方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希宾。这个犹太家庭十分富裕,但在镇子上,迪伦没有什么朋友,童年时期,他就靠听收音机里的南方流行歌曲来驱赶孤独。

即便纵观整个音乐界,年逾75岁的鲍勃迪伦,也依然是一个近乎神的存在。

1961年1月,尚未满20岁的迪伦只身奔往纽约,那是他的偶像格思里所居住的地方。迪伦在格林尼治村的民歌咖啡馆卖唱为生,就在那里,他不仅认识了格思里,还在定期举办的民歌手聚会中,成了格思里最喜欢的民歌手。

图片 3

1962年,纽约到处都可以闻到政治的气息。迪伦以一曲《Blowing in the
wind》,第一次将民歌和现代诗歌结合了起来,彻底改变了流行歌曲的面貌,此后,他带动越来越多的歌手将时事写进自己的作品。

作为天才的词作家、二流的作曲家和三流的演唱者,鲍勃迪伦还带有很多鲜明的反差。他能抱起木吉他唱民谣,也能操着电吉他玩电子摇滚,昨天还是反战英雄,下一秒就是迷幻抒情。他在不断地形成一个标签,也在不断地亲手撕碎标签。所以,当鲍勃迪伦的获奖消息传来,左右为难的媒体于是只能替他戴上一顶不伦不类的帽子:民谣艺术家。

而创作于1966 年的 Desolation Row,因其鲜明的政治主题
,以及诗歌创作技巧被公认为是一场方兴未艾的青年“反主流文化运动
”的主题曲。

图片 4

在1963年7月26日举办的第二届新港民歌节上,以迪伦为代表的抗议民歌手成为主角,一个崭新的民歌之王正式向世人宣告诞生,美国年轻一代的民歌爱好者们终于有了第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英雄。

一、

1965年,迪伦发行了 Highway 61
Revisited,这是他第一张摇滚专辑,也正因为这张专辑,歌迷在演出现场大骂他是民谣的叛徒。这张专辑的第一首歌,是在流行音乐史上声名大噪的
Like A Rolling Stone。

鲍勃迪伦1941年5月出生于一个犹太家庭,五岁时搬到位于美国北方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希宾。要了解他的传奇一生,就得先从这个小镇说起,那里气候严酷、生活封闭乏味只有电台传送着来自外界的信息。

后来,有了一个叫“滚石”的乐队,一本名为“滚石”的杂志,台湾有一个叫“滚石”的唱片公司,大家都很喜欢用和“stone
”有关的名字,都是从这首歌出来的。甚至是崔健写过一首歌,叫《滚动的蛋》,也是因为《像一颗滚石》。

另外镇上的工人们也不喜欢这些富裕的犹太人,这给年幼的迪伦带来的最大后果就是孤独。寂寞的迪伦只能与仅有的收音机为伴,那是10岁的一天,他第一次从那破旧的收音机里听到了一种新的声音乡村音乐,而这个声音让他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就像是自己投错了胎,也是那一刻他仿佛觉察到了此生的使命。

图片 5

受音乐启发的他,疯狂地投入到学习演唱和乐器,因此使他成为了校园明星也轻而易举地俘获了女生的心。但他仍无法满足于眼下的生活,他心心念念着外面的世界,他要走出这里。于是在中学毕业的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小镇,去了当时他能去的最远的地方Fargo市,并和别人一起组建了乐队,到处表演。

图片 6

不过很快,他就又厌倦了那种缺乏内涵的音乐。等到上大学时,他已经完全无心学业,醉心于弹琴唱歌。那时他还迷上了诗歌,长时间沉浸在垮掉派诗人凯鲁亚克癫狂的诗作世界中,深信自己也是其中疯狂而有趣的一员。

为了吸取各种音乐养分,迪伦最常光顾的就是唱片店。但他几乎不买唱片,而是去试听室埋头狂听。他只需要听一两遍就能把一首歌学懂,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Woody
Guthrie的歌,诗与音乐的完美结合,他这才恍然明白自己以后前进的方向。

图片 7

于是迪伦立马将自己融入到民歌中,并开始苦练民歌。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不仅是简单地学唱,而是在每一首歌里加入了自己的演唱风格,并把它们变成属于自己的歌,他还形成了总是带有一点儿卓别林式幽默的表演风格。

图片 8

1961年1月,迪伦从大学辍学,还不满20岁的他选择朝偶像Guthrie的所在地出发,提着旅行箱和吉他,一路搭便车,只身来到了纽约曼哈顿区的格林尼治村,这里聚集着大批的音乐人、艺术家,被称作民谣圣地。迪伦卸下心中的梦,安放在这个地方,他想在这里的酒吧演唱,去当一名真正的歌手,而这段史诗般的征程也就此开始。

图片 9

二、

那年9月26日小小的酒吧他为大家演唱,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在这样正式的场合下公开演出。那天晚上,他的表演让台下掌声雷动,在场的观众中,坐着资深的乐评人Robert
Shelton。三天后,纽约时报出现了关于迪伦的文章。

图片 10

与此同时,他不仅认识了偶像Guthrie,还在之后定期举办的民歌手聚会中,成了Guthrie最喜欢的民歌手。这段时间,他写了第一首完整的歌曲《给伍迪的歌》(Song
to Woody)非正式地向人们宣告:迪伦将是民歌鼻祖Guthrie的接班人。

1962年3月,迪伦录制了一张名为《鲍勃·迪伦》的专辑,收录的大多是翻唱的老民谣,同年9月,他被传奇制片人哈蒙德相中,签约哥伦比亚,成为新生代男民歌手中第一个被主流大唱片公司签下来的艺人,此后他便开始了自主创作。

图片 11

这番幸运之神的眷顾很快让Bob
Dylan成为一颗发烫的新星,就连资深乐评人Robbert
Shelton都赞叹道:“一颗闪亮的新星在Gerde’s Folk
City的舞台上冉冉升起。即便年轻得不像话,他也是这些天来,整个曼哈顿最独特的艺术家之一。他的音乐弥漫着非凡的创造力,让人印象深刻。”

于是,整个格林尼治村乃至整个曼哈顿区,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那一年,他才二十岁。

图片 12

也就是从60年代开始,迪伦似乎始终领先时代半步。对,只要半步。他既能敏锐察觉到一个时代的主题并保持艺术家的距离,同时,又不至于领先太久,以至于成为了曲高和寡的空头理论家。

图片 13

1962年,在政治“就像空气一样”笼罩在纽约的上空,迪伦花了一个晚上,写出了《答案在风中飘扬》:“要飞过多少炮弹,才能再也没有硝烟?”、“要经过多少时间,他们才能获得自由?”这首歌带动了一大批歌手尝试自己创作反映时事的新民歌。

半年后,受到“古巴导弹危机”触动,迪伦又创作了一首美国民歌史上的经典作品《大雨将至》,第一次将民歌和现代诗歌结合起来,彻底改变了流行歌曲的面貌。这两首歌曲都收录在了他第二张专辑《自由自在的鲍勃·迪伦》里。

1963年,肯尼迪遇刺、马丁路德金组织了黑人游行,美国人才发现了迪伦的提问,青年人顺着迪伦的思想追寻时代的答案。如今我们都知道,那是影响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一次文化运动的开篇。

图片 14

三、

1964年1月13日,他的专辑《时代变了》出版,进一步确立了迪伦作为抗议歌曲之王的地位,但是在专辑的末尾,迪伦通过《不平静的告别》这首歌明白地向世界宣告:他已经决意告别民歌之王的生活,主动离开自己刚刚登上的宝座,向一个没人能猜得出的方向前进。

一年后,迪伦出版了一张名为《鲍勃·迪伦的另一面》的专辑,正式向政治告别,唱起了儿女情长。这个看上去聪明的标题彷佛在宣布那不是真正的迪伦,但整专辑所表现的其实不是迪伦的“另一面”,而是他的真面目。

图片 15

然而没等大家适应迪伦的真面目,1965年3月22日,一张名为《回到根源》(BringingIt
All Back
Home)的专辑出版。专辑里面收录的歌曲一方面全是原声民歌,一方面则是插了电的摇滚乐,一种“背叛”了民歌传统的崭新音乐风格——民歌摇滚诞生了。从此,摇滚乐也有了思想。

同年,在抗议运动的高潮中,在粉丝追捧的人流中,迪伦突然带上电吉他在《重返61号公路》的专辑里,默默给下一个时代的精神焦虑症下了定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孑然一身,你无家可归,你默默无闻,像一颗滚石。”

“像一颗滚石”,这首被称为美国第二国歌的歌曲,以描述一个中产阶级破灭的外壳,为存在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迄今仍在争论不休的人类生存困境中画出了完美的艺术形象。

图片 16

从反战和抗议的时代中走来,却又不活在过往的主题和荣光里,每一个时刻,迪伦都像一块滚石,时刻保持着对精神自由和个体性的思考。因此,他既要用吉他击败法西斯,也要在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中砸碎标签。

于是他迅速进行了另一番改头换面,他从民谣阵线的旗帜歌手变成了一个摇滚歌手。

图片 17

皱巴巴的牛仔裤和工装服被Carnaby街出品的时髦西装、不分昼夜架在鼻梁上的太阳镜和“披头士”式的尖头皮鞋代替,他甚至越来越多地以超现实的方式调侃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