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胡,是京剧音乐艺术载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剧形成和声腔发展的重要标志。京胡艺术的改革与创新,直接影响到京剧音乐艺术的整体发展,同时,促使京胡从伴奏走向独奏、从…

中国的民族乐器里,最亮丽的莫过于京胡。京胡是没性格的演员,但它处处漂亮,是戏曲中一种不可或缺的装饰物。京胡,俗称胡琴,属于我国民族乐器中的弓弦乐器,因作为京剧的…

京胡,是京剧音乐艺术载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剧形成和声腔发展的重要标志。京胡艺术的改革与创新,直接影响到京剧音乐艺术的整体发展,同时,促使京胡从伴奏走向独奏、从民间俗乐走向大雅。

中国的民族乐器里,最亮丽的莫过于京胡。京胡是没性格的演员,但它处处漂亮,是戏曲中一种不可或缺的装饰物。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著名指挥家朴东生先生,在2003年11月20日举办的《京韵戏彩》全国首届京胡艺术演奏会上明确指出:“京胡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不仅受到广大听众的喜爱,而且赢得了京胡应有的艺术地位。从台侧绝对的伴奏地位转换到舞台中央高水准的独奏。从几件‘文武场’、中小型乐队为其协奏京剧曲牌衍变为专业作曲家为其‘量身打造’独奏曲、协奏曲、组曲,京胡艺术已裂变为戏曲京胡和音乐京胡。这个变化是悄然的,却是巨大的,使我们明显地看到京胡艺术十分宽阔的发展前景。”

京胡,俗称胡琴,属于我国民族乐器中的弓弦乐器,因作为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而得名。提起「胡琴」一词,它本是我国弓弦乐器的总称。我国古代,把西北地区少数民族通称为「胡」,因此,胡琴应是从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传人中原的。就其形制和发声原理而论,同类乐器还有高胡、二胡、中胡、大胡、板胡、坠胡、大弦、二弦等等。可见,京胡只是我国弓弦乐器大家族中的一员。

戏曲京胡,是指京剧在清代地方戏曲蓬勃发展的基础上,经历了“徽秦合流”、“徽汉合流”,即西皮腔与二黄腔交流、汇合的一个复杂声腔衍变过程,胡琴作为京剧伴奏中的主要乐器与笛子“争盛”,并取得乐队的主奏乐器地位。京胡经过历代京胡演奏家、制作家的不断革新、发展,一直以伴奏形式“口传心授”世代相传,至今流传于京剧“戏班”中。而音乐京胡,大约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脱胎于戏曲京胡并从伴奏到独奏,从台侧走向舞台正中。因其不仅局限于京剧院团,即“戏班”中的京胡演奏而走上舞台,而目民乐界的二胡、板胡等领域的演奏家争相演奏京胡,使之出现了大型的协奏曲、组曲等形式,并进入了维也纳的艺术殿堂。随着京胡艺术的发展,戏曲京胡与音乐京胡的分野,京胡制作和演奏方法的改革势在必行。

京胡是伴随我国古代四大声腔之一的「皮黄腔」的逐渐形成而发展的。在明末清初之际,京胡主要用于安徽和扬州的「徽调」,湖北的「楚调」与「汉调」,长沙、常德一带的皮黄「弹腔」,江西的「宜黄腔」,广东的「梆黄」,四川的「胡琴腔」,陕西的「汉调二黄」等剧种中的伴奏乐器,后来,随着四大徽班进京,在北京形成了京剧这个剧种。为了区别于其它剧种,大约在本世纪五、六十年代才称其为「京胡」。

京胡的制作和演奏,曾有一个复杂的历史衍变过程。京胡在京剧形成之前统称为胡琴,是徽班的主要伴奏乐器之一。自徽班进京之后,在主奏乐器的使用上逐渐变化。京剧名琴师徐兰沅先生曾说:“过去老先生们谈,胡琴很早就是戏剧里的伴奏乐器。到了清乾隆和嘉庆年间,因为封建帝王避讳,把京胡从戏曲里强制地废去,改用笛子随腔伴奏。直到晚清时,有李四、樊三两位先生,使胡琴在舞台上重新出现。从此京剧舞台上又风行了胡琴,笛子一变而为副乐器了。”

京胡可以说是「皮黄戏」音乐的代表。乾隆四十九年,云南元谋知县檀萃督运滇铜进京,看到北京皮黄演出的盛况,曾咏下「丝弦竟发杂敲梆,西曲二黄纷乱忙。酒馆旗亭都走遍,更无人肯听昆腔」的诗句。其中「丝弦」主要是指京胡这件乐器,早在乾隆四十年的《雨村剧话》中曾记载:当时皮黄腔被称为「胡琴腔」。由此可见,京胡这件乐器曾经成为过一个声腔体系的代名词,与京剧血肉相连,密不可分。这与其它民族弓法乐器,如二胡、板胡相比,京胡可说是「独享殊荣」了!

徐慕云所著《中国戏剧史》中,提到:“嗣后四喜班有王晓韶(艺山)者,首创废除吹笛。而代之以胡琴,托腔便觉较前和谐,深得一般人士之赞赏。……王晓韶所创用之胡琴本系软弓。苟非腕力强健,不易收效,人多苦之。当时有名鼓手刘家福之弟李四者,另创硬弓胡琴试之,效果较为省力,而易于讨好。于是贾三(名东林,李四师弟)与程大老板之琴师樊三者,均改用硬弓,群称便利。一时风气所趋,软弓胡琴亦如笛子之遭天然淘汰,而无人忆及。”

从四大徽班进京至今,京剧已发展为全国最大的、影响最广的剧种,成了全国人民公认的「国剧」。在京剧发展的历程中,京胡演奏人才辈出。从早期的「四大名家」梅雨田、孙佐臣、陆彦庭、王云亭等老先生起,到京剧发展鼎盛时期的名琴师徐兰沅、赵济羹、杨宝忠、王瑞芝、李沛卿、李慕良、沈育才、何顺信等先生,以及京剧现代戏时期琴师们的共同努力,使京胡演奏艺术得到长足的进步和飞速的发展。还有一批新中国培养出来的新秀,在虚心继承老一辈的艺术传统的基础上,锐意精进,大胆探索,已经初露锋芒。总之,京胡演奏艺术的进步与发展与以上各位的执着努力是分不开的。